快訊
紅過劉雯,降服木村拓哉的40歲女人又贏了:失婚不是結束,是開始
2023/04/04

最近的時尚圈算是過年了。

前有千禧辣妹戴文青木回歸,而后亞模圈的神話 富永愛也有了新動作。

前不久,她為 VOGUE Japan拍攝了5月刊封面。

值得一提的是,這是她時隔23年后再次登封,對曾經的自己來了一次「call back」。

再次回歸,她依舊五官凌厲,線條緊致,表現力一如既往的能打。

說出來你可能不信,她已經40歲了。

直至今日,富永愛仍是亞洲首屈一指的超模。

在歐美模特占據時尚圈絕對話語權的「眾神時代」,她以一己之力為亞模闖出了一片天。

身高179的她,擁有亞洲人極其罕見的 九頭身比例。

左二富永愛

含蓄又富有風情的丹鳳眼,加上硬朗的骨相,使得她既有東方的溫婉美,又有著歐美偏愛的凌厲感。

她的氣質獨樹一幟,曾是 無數大牌設計師的靈感繆斯

天才設計師 Alexander McQueen,讓初出茅廬的她擔任秋冬大秀的閉場模特。

她穿上婉約精致的日式和服,化身雪女,在「狂風暴雪」中前行。

與其說是走秀,不如說是極具東方美感的行為藝術。

Dior創意總監John Galliano為她設計的 「胡蝶夫人」藝伎造型,

一亮相便艷驚四座,至今仍被奉為經典。

但老天追著喂的這碗飯,曾是富永愛青春期最大的夢魘。

15歲時,富永愛就躥到了175cm,成了同學眼里的「外星人」。

年少時被[性·侵]、被霸凌的經歷,讓她一度想在浴室里割腕自盡。

姐姐看她身高出挑,提議讓她去參加雜志社的模特選拔賽。

這個看似隨意的建議,卻改變了富永愛的命運。

隨手報名日本少女雜志《PUCHISEVEN》的模特選拔大賽,一擊即中,富永愛成功出道。

短短兩年,她就將日本所有大刊封面收入囊中。

其中就包括超難上的《VOGUE》。

但富永愛并不局限于在日本發展,高中一畢業,她就踏上國際時裝周的征程。

那年她17歲,第一次走上了紐約的T台:

「當閃光燈將我快要淹沒時,我興奮得渾身起雞皮疙瘩。」

本抱著玩票心態的她,自此后,將志愿從「律師」改為了「模特」。

2002—2003年的秋冬時裝周, 她連走47場,創造了新的「卷王」記錄

被知名設計師捧在手上,CHANEL、YSL、GUCCI、Celine等大牌對她的喜歡也「溢于言表」。

千禧年前后,她是不容置喙的亞模一姐。

就在事業蒸蒸日上之際,她卻做了個讓人意外的決定: 結婚生娃,淡出秀場

模特是更新換代非常迅速的行業,外界都認為,富永愛的時代在緩緩落幕。

可對她來說,年齡、婚姻、孩子,絕不是她的限制。

2019年,富永愛為Giorgio Armani早春大秀壓軸,正式宣告復出。

雕塑一樣的面容依舊清冷,台風更加從容穩健。

2020年,她又趕赴巴黎時裝周為Lanvin和Arkris走秀。

新人層出不窮,但她一出場,大家就確認了:她還是那個不變的「傳奇」。

在這之前,她就隱隱有回歸的架勢。

Valentino、Giorgio Armani多個高定秀場的頭排,都能看到她的身影。

她本能地察覺到,時尚圈的趨勢發生了改變:

越來越多的東方面孔活躍在秀場上,來自亞洲的模特,不再是「獨苗」。

她果斷出手,重回老本行。

她不僅自己回歸,順帶著,還給時尚圈捎了個好苗子。

2006年,她單手抱兒子走上Kenzo秀場的一幕極為出圈。